一宗引人注意的鐵礦石跨境結算:區塊鏈、大宗商品與人民幣國際化

2020-05-20 | 經濟觀察報 | 2655瀏覽

2020年5月,一宗鐵礦石貿易跨境結算引起了行業內外的關注:中國寶武鋼鐵集團宣布,下屬上市公司寶鋼股份與澳大利亞力拓集團通過區塊鏈技術完成一筆總值逾一億元的人民幣跨境結算。


在此之前,事件的主角——寶鋼股份已經在今年1月和4月分別與另外兩家礦山公司——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完成了首單人民幣跨境結算。至此,中國寶武集團與全球三大鐵礦石供應商之間均已進行了鐵礦石交易的人民幣跨境結算嘗試。


根據寶鋼股份董秘辦相關負責人在5月14日向經濟觀察網介紹,盡管目前的人民幣結算還只是“試水”,但寶鋼將繼續與上述幾家鐵礦石供應商保持談判,以實現從試單向一定數量的常態化結算轉變。


對于身為中央企業的中國寶武而言,試水鐵礦石交易的人民幣結算,不僅事關自身利益,也事關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擔當”。


在中國鋼鐵行業,基于美元作為全球通用貨幣,鐵礦石進口多年來一直以美元定價和結算。鐵礦石是僅次于原油的第二大大宗進口商品。根據工信部的數據,2019年,中國進口鐵礦石10.7億噸,進口金額1014.6億美元。


經濟觀察網記者從力拓和淡水河谷公司獲悉,早在幾年前,鐵礦石公司即已開展小規模的人民幣結算業務,不過,針對的主要是交易額較小的中國港口現貨貿易,而不是占據更大市場份額的長協鐵礦石貿易。


盡管,寶武集團十數億元的人民幣結算額度,與整個中國鋼鐵行業堪稱龐大的美元支出相比并不算大,但寶武此舉,在推進中國的大宗商品人民幣計價方面,無疑添上了重要一筆。


對于鐵礦石人民幣結算后續能夠以怎樣的速度和規模拓展開來,目前還難以推斷。僅從主要賣方——幾大國際鐵礦石公司來看,其就人民幣結算的真正考量,并未作出過公開而確切的表露。


值得關注的還有,寶武集團的此次人民幣結算,首次引進了區塊鏈技術,這也是首單基于區塊鏈技術的人民幣跨境結算。


寶武試單


寶武集團是中國鋼鐵行業產能最大的企業,也是中國鋼鐵行業綜合實力首屈一指的中央企業。


根據公司官網數據,2019年,寶武集團粗鋼產量達到9522萬噸,超過安賽樂米塔爾的8980萬噸,躍居世界第一。以生產1噸粗鋼需1.6噸鐵礦石(含鐵量62%)粗略計算,這意味著,寶武集團一年需要采購鐵礦石1.5億噸以上,而這其中絕大部分依賴于海外的進口,尤其是來自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三家國際主要的礦山公司。


寶武集團方面在今年2月份時提到,自2019年以來,寶鋼股份(寶武集團旗下核心上市公司)持續推進與國外供應商的鐵礦石貿易人民幣跨境結算,已先后與幾家國際知名礦山公司及貿易商,就產自南非、烏克蘭等國的鐵礦石進行了人民幣跨境結算的初步嘗試,涉及金額共計約2.4億元人民幣(折合約 3500萬美元)。


“目前,寶鋼股份已基本形成了進口鐵礦石人民幣跨境結算的操作流程。此次交易也表明,國外礦山企業尤其是行業巨頭對開展相關業務的關注和認可。”就此次與力拓完成的交易,寶武集團在5月11日表示。


事實上,早在多年前,寶武集團就已經和礦山公司開始試水人民幣跨境結算。經濟觀察網記者從力拓方面獲悉,最早在2015年,尚未與武鋼合并的寶鋼集團(寶武集團前身),即首次與力拓進行了長協鐵礦石的人民幣結算嘗試。


不過,相較于寶武集團每年堪稱龐大的進口量,迄今為止,其人民幣結算的額度都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


2020年1月,寶鋼股份與世界最大鐵礦石供應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完成了長協項下部分進口鐵礦石的人民幣開證跨境結算,此次結算合計金額約3.3億元人民幣(折合近5000萬美元)。


2020年4月,寶鋼股份又與必和必拓完成了首筆以人民幣為跨境支付結算貨幣的鐵礦石交易,總金額近1億元人民幣。


5月14日,寶鋼股份董秘辦相關負責人向經濟觀察網表示:“目前,寶鋼的鐵礦石人民幣結算依然還只是‘試水’,寶鋼致力于從試單向一定數量的常態化結算過渡,但這需要繼續同幾家鐵礦石公司進行協商。”


上述人士表示,對于寶鋼股份來說,人民幣的跨境結算,一來可以減少國家外匯的支出,二來可以令公司有效規避匯率帶來的風險。但對于鐵礦石公司來說,采用人民幣結算,可能會考慮大量收入人民幣資產的未來用途。


寶武集團曾在2月份就與淡水河谷的首單人民幣結算表示:“開展進口鐵礦石的人民幣跨境結算,國內買方可以有效規避因匯率波動帶來的風險;對于境外礦山企業來說,隨著與中國業務聯系的日漸緊密,其在中國的往來貿易中同樣可以降低因匯率波動帶來的風險。”


事實上,寶武集團身為中央企業,人民幣結算不僅僅事關企業自身利益,也事關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對此,寶武集團在此前即有所表述。


今年2月,就與淡水河谷達成的3.3億元長協鐵礦石人民幣開證跨境結算,寶武集團即表示:“此舉標志著中國寶武在大宗原燃料進口采購方面實現了與世界主要礦山公司采用人民幣跨境結算的新突破,也是中國寶武體現央企擔當、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一次重要進展。”


5月11日,就與力拓達成的人民幣結算,寶武方面又表示:“中國是國際貿易大國,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結算中已開始得到越來越多的采用,這體現了國際市場對中國經濟穩定性的認可。中國寶武每年的鐵礦石進口量巨大,積極推進在鐵礦石交易中部分使用人民幣支付結算既是經營上的需要,也符合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趨勢。”


寶武集團同時提到,鐵礦石交易人民幣跨境結算,也是“高層交流中的重要內容”。中國寶武董事長陳德榮多次在與主要鐵礦石供應商的高層會見中探討和推進此項業務。他表示,“愿意與各方從長遠考量,在更廣領域、更深層次加強合作。”


鐵礦石公司的小規模嘗試


需要指出的是,中國寶武與三家礦山公司的人民幣結算,均針對的是長協鐵礦石,也即占據目前鋼廠采購鐵礦石的主要部分。


在長協鐵礦石采購之外,還有一小部分鐵礦石來自港口的現貨貿易,這部分貿易由于貿易相對小而零散,基于更加靈活的銷售方式,鐵礦石公司早在幾年前即開展了人民幣結算。


淡水河谷方面在5月14日向經濟觀察網介紹說,淡水河谷自2017年起開始人民幣現貨銷售,此舉可使得“中國客戶能夠靈活地選擇美元或人民幣來采購淡水河谷的鐵礦石產品。”


經濟觀察網記者從淡水河谷獲悉,截至目前,已經有超過100家中國鋼廠與淡水河谷進行過人民幣交易,其中大部分都是在中國港口進行的人民幣現貨交易。與淡水河谷進行過人民幣交易的既有大型鋼企,也有規模較小的鋼企,這些大型鋼企除了寶武集團外,還有河鋼集團、沙鋼集團和華菱集團等。


力拓方面在5月13日向經濟觀察網介紹說:力拓從2019年開始,也在港口現貨方面采用了人民幣結算。目前,力拓已經向超過50家中國客戶,以人民幣結算銷售了約150萬噸鐵礦石。


不過,這些人民幣結算的訂單額度依然相對較小。以力拓來說,總計150萬噸的人民幣結算量,與力拓一年銷往中國的總計2.5億噸的鐵礦石銷量相比,要小得多。


鐵礦石的人民幣結算將以以怎樣的速度和規模拓展開來?目前恐怕還難以推斷。僅從主要賣方——幾大國際鐵礦石公司來看,其就人民幣結算的真正考量,并未作出過公開而確切的表露。從幾家公司已經發表的言論,也無法看到其更加具體的計劃。


力拓在5月12日就首單區塊鏈人民幣結算表示:“我們將繼續利用區塊鏈和點對點數字化解決方案,提升客戶體驗,帶領行業的跨境貿易向全面數字化更進一步。”


必和必拓在5月14日就人民幣結算表示:“從雙邊合作開始,我們將攜手更多的同行和其他行業參與者,并在更廣泛的業務領域嘗試創新開拓。”


淡水河谷則在5月14日就人民幣結算向經濟觀察網表示:“淡水河谷一直致力于為中國客戶提供更多的靈活性,從而更好地滿足他們的需求。”


區塊鏈進場


值得特別關注的是,盡管對于中國的進口鐵礦石來說,這不是第一次人民幣的跨境結算,但卻是首單基于區塊鏈技術的人民幣跨境結算。


對此,寶武集團在5月11日表示:“自去年起,寶武就與供應商圍繞采用數字化新技術進行系統合作等主題進行了探討,以提升業務效率和打造新的體系場景。與此同時,也同必和必拓等供應商一起研究如何在更大范圍內使用云端等新技術。”必和必拓在5月14日也宣布,預計將于近期完成與寶鋼的首筆基于區塊鏈技術的鐵礦石交易。


就采用的區塊鏈技術,力拓方面在5月13日向經濟觀察網表示,此次結算采用的是基于“非對稱加密技術”的區塊鏈技術。這樣做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能夠顯著提高效率,對于國際貿易中很重


要的銀行信用證單據,以及線下的銀行流程等,至少需要5-10天的處理周期,而現在實現了全程線上,24小時內即可完成。


區塊鏈技術誕生于2008年。2011年,瑞波等公司就開始探索將此技術應用于機構間清結算系統。2018年起,就已經出現了使用區塊鏈平臺進行國際信用證結算的實際案例。2019年,JPM Coin(摩根大通設計的一款使用區塊鏈技術進行即時支付的數字貨幣)和Libra(由Facebook推出的虛擬加密貨幣)的發布使得區塊鏈跨境結算和支付備受各國政府關注。


中國通信工業協會區塊鏈專委會副主任于佳寧在5月17日向經濟觀察網分析,基于區塊鏈的跨境結算系統的優勢包括:交易可實時快速驗證與審批,賬本難以篡改,資金可追溯,容易審計等等。在未來有望實現“記賬即交易、交易即清算”,甚至通過引入智能合約實現滿足條件自動支付,最大程度上提升支付清算的效率,降低風險和成本。


力拓方面同時向經濟觀察網表示,此次交易,渣打銀行通過區塊鏈貿易融資平臺康拓(Contour)開出全球首張以離岸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跨國區塊鏈信用證。這其中,渣打銀行是寶鋼方面的開證行(為進口方開立信用證的銀行),星展銀行是力拓方面的通知行(核對信用證印鑒或密押無誤并通知出口方的銀行)。


康拓是一家基于區塊鏈的貿易開放平臺。該平臺于2018年,由荷蘭商業銀行、匯豐銀行、法國巴黎銀行、 渣打銀行7家外資銀行在新加坡聯合發起設立,渣打銀行正是該平臺的創始銀行之一。


于佳寧向經濟觀察網介紹,康拓平臺基于R3聯盟Corda區塊鏈開放平臺,目標在于提升跨國銀行間國際支付,尤其是信用證業務的效率,將諸如信用證的創建、交換、批準和簽發等全球貿易流程數字化。康拓平臺將原來信用證業務流程處理時間由原來銀行業平均水平的10天減到了24小時以內。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50家跨國銀行和企業參與康拓平臺。


當今全球跨境支付和結算系統中,占據主要地位的是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系統,全球絕大多數國家地區的金融機構均通過這一系統為代表的傳統方式來完成跨境結算。得益于美元優勢,SWIFT體系的結算支付以美元作為基礎幣種運行。


于佳寧認為,由于區塊鏈技術特性和跨境支付清算的場景要求較為匹配,因此在未來一定會大規模運用于跨境結算。但是由于這是一個相對底層的技術變革,因此會存在改造周期,將逐步替代舊系統。從全球來看,目前使用區塊鏈系統進行國際貿易跨境結算的規模還比較小,尚未大規模應用,仍處于方興未艾的探索性階段,但是正在引起越來越多金融機構和貿易企業的關注,有爆發的趨勢。


將區塊鏈應用于跨境結算,也得到了國際一些銀行機構的認可。例如,富國銀行高管就曾在2019年表示,利用區塊鏈進行跨境資金轉賬比SWIFT系統更為快捷、高效。


“本次基于區塊鏈技術的交易是鐵礦國際貿易領域首次以人民幣結算的全流程無紙化交易,是一次重要的離岸人民幣跨境電子結算嘗試,未來很可能會有更多行業的國際貿易會基于區塊鏈系統實現跨境結算。”于佳寧對此向經濟觀察網評價說。


大宗商品的角色


如果后續與幾家國際礦山公司談判順利,以及交易流程的日益完善,中國寶武將成為第一家常態化進行鐵礦石人民幣跨境結算的中國企業。


毫無疑問,這也將給國內鋼鐵企業帶來示范。就經濟觀察網記者了解,截至目前,尚未有寶武鋼鐵之外的鋼企進行長協鐵礦石的人民幣結算。


南鋼集團相關人士在5月14日向經濟觀察網表示,該公司的人民幣業務目前也僅限于港口的現貨貿易,但這部分的貿易量較小。基于規避匯率風險的考慮,國內鋼企樂于采用人民幣進行結算,但美元結算依然是主流。預計鋼企也將密切關注寶武人民幣結算的后續進展,如果開展順利,其他鋼企也將會往這一方向努力。


2019年,中國從海外進口鐵礦石達10.7億噸,進口額高達1014.6億美元(同期原油進口為1662.7億美元)。鐵礦石是僅次于原油的中國第二大進口大宗商品。


和千億美元級別的行業進口規模相比,寶武集團的試單,意味著鐵礦石的人民幣結算還處于起步階段。


根據央行的數據,2019年,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發生6.04萬億元,其中,以人民幣進行結算的跨境貨物貿易規模為4.25萬億元。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近日在《當代金融家》上撰文認為,從跨境結算、離岸市場發展與雙邊貨幣互換這三個角度可以考察迄今為止人民幣國際化的進展。


以跨境結算看。2010年1季度至2015年3季度,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的季度規模由184億元增長至2.09萬億元,人民幣結算規模占跨境貿易總規模的比重由0.4%上升至32.8%。從2015年3季度至2017年1季度,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的季度規模由2.09萬億元下降至0.99萬億元,人民幣結算規模占比由32.8%下降至16.1%;從2017年1季度至2020年1季度,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的季度規模由0.99萬億元是上升至1.46萬億元,人民幣結算規模占比由16.1%回升至22.2%。


截至2020年3月,人民幣跨境結算占全球結算的比重僅為1.85%,在全球排名第5,排名前兩位的美元、歐元分別占比超過40%、30%,英鎊和日元則分別占比約7%、3.5%,人民幣即便與英鎊和日元比,也仍有不小的差距。


張明認為,未來十年內,人民幣趕超英鎊與日元成長為全球第三大國際貨幣,應該是更加現實的目標。


這其中,包括原油、鐵礦石等在內的進口大宗商品在拓展人民幣作為全球計價貨幣的職能方面能夠發揮重要作用。而未來一段時間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有望溫和升值,也為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提供了有利的條件。


2018年3月,上海期貨交易推出人民幣結算的原油期貨,該市場在過去兩年內取得重大進展。截至2020年3月,原油期貨日盤成交量突破20萬手,持倉總量突破10萬手,兩年累計成交金額近30萬億元,總開戶數突破10萬,境外客戶分布五大洲19個國家和地區。上海原油期貨已成為規模僅次于WTI和Brent原油期貨的第三大原油期貨。這意味著中國政府在拓展人民幣作為國際計價貨幣的角色方面取得了重要進展。


2018年5月4日,大連商品交易所的鐵礦石期貨正式引入境外交易者,這標志著以人民幣結算的鐵礦石期貨全球化貿易正式啟動。這是中國繼當年3月底推出以人民幣結算的原油期貨后,第二個邁出國際化步伐的期貨品種。


數據顯示,僅2019年,鐵礦石期貨累計成交總額19.87萬億元,同比增長72.39%,是國內成交額最大的商品期貨。


張明建議,未來,中國政府可以將人民幣計價功能從原油向天然氣、鐵礦石、大豆、玉米等其他中國大量進口的大宗商品擴展,逐漸增強中國作為主要進口商的大宗商品定價能力,同時強化人民幣的計價貨幣功能。

性爱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