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鐵礦石,鋼企套保推高鐵礦石價格

2020-06-02 | | 1130瀏覽

在過去兩個月鐵礦石期貨瘋狂上漲期間,海外礦山同樣扮演著重要的幕后推手角色。

近期鐵礦石期貨漲勢有點瘋狂。


截至6月1日收盤時,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報在752.5元/噸,盤中一度創下去年8月以來最高點775.5元/噸,這意味著4月以來,鐵礦石期貨累計漲幅超過43%。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鐵礦石期貨之所以漲勢如此迅猛,主要是受到兩大市場傳聞影響。一是巴西淡水河谷(Vale)受疫情擴散沖擊,不得不關閉位于巴西伊塔比拉(Itabira)地區的三個主要礦山(Caue,Periquito與Conceigao),導致全年鐵礦石產量目標下降2000萬噸;二是唐山市發布的6月份空氣質量強化保障方案,將對績效評價為C級的鋼企,分區域按影響執行減排措施,導致鋼鐵供應減少與價格上漲,間接推高鋼鐵主要原材料——鐵礦石價格。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相比此前游資利用市場傳聞炒作鐵礦石期貨獲利,此次鐵礦石期貨上漲的主要推手,是大量鋼鐵企業的買入套保操作。


江蘇地區一大型鋼企套保部負責人向記者直言,此前他們錯判了鐵礦石供需形勢——原先他們以為疫情導致大量鐵礦石向中國聚集,令港口鐵礦石庫存增加與價格走低,但隨著中國港口鐵礦石庫存持續下滑,加之淡水河谷減產傳聞持續發酵,他們迅速改變策略,在鐵礦石期貨大舉買入套保。


“目前我們80%鐵礦石采購量都做了買入套保。”他指出,采取類似亡羊補牢策略的鋼企不在少數,甚至有些鋼企的買入套保比重接近100%。


他認為,這波由市場傳聞推動的鐵礦石期貨漲勢未必能持續很久,一是淡水河谷近期已對下調產能做了辟謠,二是此前基建項目啟動所帶來的鋼材需求井噴狀況日益減弱,令鋼企高價采購鐵礦石的動能不足,由此帶動鐵礦石期貨價格沖高回落。


一位河北地區鋼企套保部交易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一旦鐵礦石期貨回落,他們將平倉約30%買入套保頭寸,再將這部分套保利潤用于逢低采購鐵礦石現貨。


鋼企套保推高鐵礦石價格


在這位江蘇地區大型鋼企套保部負責人看來,鋼企之所以錯判鐵礦石供需形勢,一個重要原因是3月底他們“相信”一些海外礦山的承諾——盡管受到疫情沖擊,礦山的產能與運力不會減弱,且隨著中國率先復工復產,大量鐵礦石將向中國港口匯聚。


“事實證明,我們犯了一個大錯誤。”他告訴記者,一是疫情持續擴散導致巴西等國鐵礦石出口遭遇港口停工停運等不可抗力,比如今年前5個月巴西鐵礦石發運量同比減少1352萬噸;二是他們低估了國內基建項目重啟建設所帶來的鋼材旺盛需求量,即便鋼廠滿負荷生產,仍無法滿足不少地區鋼材需求,導致鐵礦石需求出乎意料的大幅增加。此消彼長之下,其結果是國內港口鐵礦石庫存從春節期間的1.25億噸,下滑至約1.05億噸。


這位鋼企套保部負責人直言,鑒于港口鐵礦石庫存持續下滑,企業在4月初迅速調整了鐵礦石采購策略——加大鐵礦石期貨買入套保力度。過去兩個月,他所在的鋼企買入套保量占鐵礦石整體采購量的比重,從4月初的60%增加至逾80%。究其原因,4月起鐵礦石期貨上漲速度與幅度遠遠超過同期鋼材,若不加大買入套保力度,鋼企利潤率將大降至少5個百分點。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加大買入套保力度的鋼企為數不少,令4月以來鐵礦石期貨價格持續上漲,也吸引不少CTA策略私募基金紛紛入場。具體而言,他們在470-490元/噸買入鐵礦石期貨多頭頭寸,坐等鋼廠持續買入套保抬高鐵礦石期貨價格獲利。


甚至不少商品投資型私募基金不留隔夜倉,通過日內反復高賣低買博取高額投資回報。在他們看來,只要鋼廠持續加大買入套保力度,他們每天都能通過低買高賣獲取不菲收益。


一位參與鐵礦石期貨投資的CTA私募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5月中下旬起,他們開始減倉獲利離場。究其原因,一是他們從海外鐵礦石貿易商了解到淡水河谷并沒有因疫情減產,二是隨著鐵礦石瘋狂上漲,越來越多鋼廠減少了買入套保力度,因為他們擔心未來鋼材價格未必能“覆蓋”鐵礦石高額采購成本。


在他看來,當前鐵礦石期貨市場多空博弈驟然加劇,一是鋼廠不愿再為高價鐵礦石“買單”,紛紛開始逢高減持多頭頭寸鎖定套保利潤,二是不少買漲鐵礦石期貨的私募基金仍寄希望港口鐵礦石庫存持續回落,迫使空頭止損離場,進而收獲更高回報。


海外礦山“暗中使勁”


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兩個月鐵礦石期貨瘋狂上漲期間,海外礦山同樣扮演著重要的幕后推手角色。


“以往,海外礦山(即鐵礦石開采商)參與期貨套保或掉期交易的意愿不強,他們更愿與下游鋼廠簽訂長期協定供貨價格鎖定開采利潤。”摩根大通期貨分析師ADRian Prendergast透露。但疫情擴散以來,這些海外礦山主動在新加坡鐵礦石期貨市場積極參與掉期交易,悄悄推高鐵礦石價格。


在他看來,新加坡鐵礦石掉期交易價格持續上漲,無疑拉動境內鐵礦石期貨跟進上漲。


Wind數據顯示,4月2日至5月22日期間,新加坡鐵礦石掉期合約上漲約13%,直接推動境內鐵礦石期貨在港口庫存驟降、淡水河谷減產傳聞的刺激下,漲勢變得更加迅猛。


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向記者表示,海外礦山之所以拉高新加坡鐵礦石掉期交易價格,未必是想以此獲利,而是以此為基準,與下游鋼廠簽訂更高價格的長期協定供貨價格獲取更高的開采收益。


“事實上,他們抓住了下游鋼廠買漲不買跌的心理,尤其是在疫情令下游鋼廠普遍預期鐵礦石價格走低之際,他們突然拉高鐵礦石價格將令后者措手不及,只能高價買入。”他分析說。


然而,海外礦山可能打錯算盤。


多位下游鋼廠采購部人士向記者透露,近期鐵礦石漲勢瘋狂,反而令他們簽訂長期協定采購價格的積極性走低。因為長期協定采購價格未必能準確反映未來鐵礦石供需狀況變化,且目前鐵礦石價格偏高,不利于下游鋼廠控制運營成本。


“目前我們希望海外礦山能引入基差定價交易,即根據鐵礦石在某個交割日與交割地點的現貨與期貨價格之差定價,但海外礦山對此表示反對。”一家國內鋼廠采購部負責人告訴記者。這驅使他們正加大鐵礦石期貨市場的套保力度鎖定鐵礦石采購成本——鑒于鐵礦石價格漲勢瘋狂,他們內部決定暫時觀望,等鐵礦石期貨回調時再開展買入套保交易。


“畢竟,我們聽說近期澳洲巴西的鐵礦石發運量正在大幅增長,由港口鐵礦石庫存下降與市場傳聞所引發的鐵礦石瘋狂上漲潮不久就會劃上休止符。”他認為。


性爱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