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鋼協約見普氏價格指數代表 欲打破海外礦山價格壟斷

2021-02-01 | 中國經營網 | 826瀏覽

  鐵礦石價格一再刷新紀錄,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鋼協”)在頻繁約見國際礦山賣家之外,還約見了鐵礦石定價主要參考指數普氏價格指數的人員。


  “近日我們剛剛和普氏的人見了面。” 中鋼協副秘書長王穎生2021年1月27日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我們提出了一些問題,不能把預期的價格上漲體現在現貨上。”


  普氏價格指數是11年前創立的,是世界最大的鐵礦石三大礦山依據的定價標準。


  中鋼協認為普氏價格指數的成立,與三大礦山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據中鋼協監測,中國鐵礦石價格指數62%品類進口鐵礦石價格,在2021年1月18日,最高達到171.6美元/噸,創9年來的新高。


  中鋼協認為,普氏的定價在推漲鐵礦石價格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


  中鋼協指責普氏人為超漲定價


  “我們近日與普氏方面溝通交流主要集中討論了普氏的方法論存在的問題。普氏價格開始設計的初心和目標是以現貨為目的,但是現在,他們把整個預期、期貨都加入到價格評估里面,我們認為比重太高了。” 王穎生向記者表示。


  中國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主要依賴世界四大鐵礦石供應商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FMG來供應中國市場的需求。


  而這幾家鐵礦石供應商要求必須以普氏價格指數作為鐵礦石價格的定價標準。


  “不按這個定價標準,人家不把鐵礦石賣給你。”一位市場人士向記者介紹,因此只能被迫接受普氏定價。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對普氏價格一直抱有懷疑態度,并根據各個港口和鋼廠的信息,制定了自己的價格指數。


  但是由于鐵礦石賣家的壟斷,中鋼協的指數并沒有得到太多利用。


  在鐵礦石價格上漲階段,普氏的定價出現了較大的偏差,不利于中國買家。


  王穎生舉例說明,按照普氏的價格,“一天能夠漲七八美元、十幾美元,但是現貨沒有那么大的上漲波動。普氏把期貨的預期價格也加入其中,預期指導現貨。”


  普氏在給媒體的資料中,這樣介紹自己:“普氏能源資訊成立于1909年,是全球領先的能源、石化、金屬和農業信息提供商,同時也是實物和期貨市場的首要基準價格來源。普氏的信息包括:生物燃料、碳排放、煤炭、電力、石油、天然氣、金屬、核能、石化、海運和糖市場等。”


  普氏的資訊報告中,對市場情緒非常看重。


  以鋼材價格為例,普氏在幾年前就曾向記者說明,“每月發布的普氏能源資訊中國鋼鐵情緒指數是基于對中國約50~75位市場參與者(包括貿易商、經銷商和鋼廠)進行的調查。這是對未來一個月的市場情緒進行的調查,在每個月的最后一個星期進行,并于次月10日之前通過新聞稿及普氏能源資訊的產品和服務發布結果。普氏能源資訊從2013年5月開始追蹤中國的鋼鐵行業情緒。”


  漏洞百出的定價機制


  中鋼協認為普氏最近一次鐵礦石價格“失真”,是淡水河谷宣布預期產能的時候。


  “那天淡水河谷發布信息,預期產量沒有那么高,普氏價格把這個因素加進去,把當天的價格推漲了十幾美元,這不是把預期加進去了嗎?”王穎生向記者表示。


  由于加入了預期價格因素,普氏也向中鋼協承認,定價中含有預期成分。但加入這種預期價格明顯是違背定價體系初衷的。


  “如果要用你的定價體系,就要基于你的初心,真正地、實實在在地把中國港口的現貨到底是什么情況反映出來。”王穎生說道。


  普氏也曾經召開媒體座談,談到他們的定價體系時曾經表示,他們的價格來自于國內外港口的現貨價格。


  但即便是加入了預期價格因素,普氏價格體系中,又不參考中國唯一的鐵礦石期貨市場——大商所的價格。


  “普氏說他們不取用大商所的數據。在評估當中,他們需要考慮很多因素。有的時候大商所沒有成交。”王穎生表示,“不成交,你就記成平,沒有公開成交的,這才能形成真正的現貨價格。”


  基于中國的利益,大商所的另一個特性是,反對炒作。


  近期,大商所人士向記者表示,“大商所非常忌諱鐵礦石炒作。”對于打擊鐵礦石價格炒作,大商所在2020年末,多次推出遏制炒作價格的政策。


  相反,中鋼協認為普氏的價格與新加坡交易所的鐵礦石價格聯動特別強。


  減少需求 增加供給


  從中鋼協角度看,中國仍然可以在幾個方面增加自己的話語權。


  中鋼協副會長屈秀麗表示,中鋼協在2021年,“從增加鐵素供給、改進定價機制、完善期貨市場規則等方面,加快解決鐵礦石保障相關問題。完善廢鋼資源加工配送體系,充分利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促進合標再生鋼鐵原料的規模化回收加工利用。”


  此外,中鋼協認為,控制產能也可以有效減少對鐵礦石的依賴。


  “一是繼續鞏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果。在當前的市場形勢下,要嚴格遵守產能置換有關規定,防止違法違規新增產能。”屈秀麗表示。


  由于鐵礦石供給側目前是極度的壟斷,而需求側則是數百家中國鋼廠和貿易商嗷嗷待哺,因此行業整合是中鋼協近年來全力以赴所推動的。


  “要充分利用行業效益改善的有利時機,進一步提升企業防風險能力。要緊緊抓住國家高度重視制造業、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有利時機,繼續在企業融資、減稅降費等方面扎實開展工作。推動和鼓勵更多大型鋼鐵企業牽頭實施重組,處理好集中和市場的關系,形成不同區域有影響力的鋼鐵企業集團和專業化一流企業,提升產業集聚化發展水平。”屈秀麗表示。


性爱直播